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六十九章

作者:舍念念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????脸上留着几个血道子,脖子上更是被抓的花花的,比力量,简麟儿定是比不过易南风,比格斗技巧,虽说麟儿不弱,可是碰上的是易南风,这人也不和你斗,只是束着你的发力点,实在是气急了,最后索性不和这男人真个的缠斗,爪子上去直接挠开了。

????一点都没留情,手能落到哪里就在哪里使力,得亏是指甲短,要不然易南风门面上的伤哪是这个样子?两个人揣翻了后座,上好的真皮座椅上鞋印子看的司机真真肝颤,两位祖宗哟,暂且不说那是多少钱的东西,就那鞋印子,我要怎么保养哟?

????喘着气,底下火辣辣的疼,简麟儿终于不动弹了,这车也到楼底下了,外面的雪一阵大过一阵。

????易南风看简麟儿不动弹,抹了把脖子上的痕迹,手上都沾了些红,苦笑了下,紧着看着自己的伤,方才怎么不管自己有伤了?又是上脚,又是上拳,最后还在脸上添了这么些个勋章,个白眼狼!

????易南风哪里知道简麟儿生气的不是自己已经结婚了,而是她头发乱翘睡眼惺忪的样子印在了结婚证上,不知道眼角有眼屎没,赶紧上去摸了摸眼角,幸好没有,再一看后视镜里自己头顶上翘着的两嘬头发,简麟儿的脸越发垮下来了。

????“下车!”实在坐不住了,易南风催促了一声。

????“易南风……”转过头,简麟儿可怜兮兮的叫了声。

????“怎么了?”

????“我不想要这结婚证。”

????易南风的脸瞬间沉了下来,身上散发出凛冽的温度,“怎么了?”

????“咱们重新照一次照片吧,这个照片我眼睛都没睁开。”缠斗加上一夜累极,这个时候的简麟儿乏了,软塌塌的靠在座椅上,脸色还没点血色,看着就多了些可怜的味道。

????易南风啼笑皆非,终是知道了这么大发作是为了个啥了,原是这样,脸上也终于回暖了些,再怎么磨练,到底还是小女儿心性在。

????“乖,这照片一点都不丑,要是怕人看见,我藏得好好儿的,没人看见,赶紧下车,炉子上还炖着汤呢,这么长时间汤都烧干了。”捧着麟儿的脸,易南风哄说。

????中饭都没吃,这个时候也到肚子饿的时候了,一想到厨房里火还开着,有心再挣扎一下,想了下还是开车门,只是脸还臭着。

????简麟儿一下,易南风自然跟着下去,前面的司机在两人都下车了之后长长的吁了口气,老板一向是带着疏离感的贵气,待谁都不坏,可说到底待谁都不近,这司机算是易南风的心腹了,跟了易南风十几年,亲眼看着易南风是如何待这简家的小姐的,只叹这女娃娃是几世修得福分。

????车直接停在地下车库,走几步就到电梯了,甩开易南风的胳膊,腿间疼的很,别别扭扭的往前走,还在记挂着自己的照片儿。两个人还没进屋,易南风的电话就响了。

????钥匙递给麟儿示意开门,易南风接电话,麟儿率先进了屋,没看见易南风听着电话脸一点点变黑。

????“哐啷”一声,门被大力甩上的声音吓了麟儿一跳,端着锅子放到餐桌上,不明所以的看着易南风,这人怎么了?她都没甩门,敢问大爷您甩的哪门子的啊?

????“怎么了?”

????易南风不说话,耙了耙刺刺的头发,气苦气闷,瞪着麟儿。

????看易南风想要吃了自己一样,简麟儿莫名其妙,问话也不说,索性不管了,拿个勺子自顾自吸溜吸溜的喝上汤了,一手拿勺子,一手拿炖的烂烂的猪脚,美滋滋儿的吃喝着。

????电话是易寒山打来的,通知简麟儿速速去他二伯那军里报道。简麟儿编制还在“赤炼”,这下回来了之后,易南风可不想麟儿再去那地儿了。拿着电话,易南风半天没吭声,顿了好长时间才说“爸,我们后儿个摆席,今儿个你去简家,我也通知麟儿爸爸了。”

????这回轮到易寒山说不出话了,有个这么能干的儿子到底是幸还是不幸,要不是为了礼数,是不是等拿到请柬的时候他才知道儿子要办酒席结婚了?!

????“全军上下都已经做好了准备,表彰大会已经准备好了,军里的杂声也没有了。”

????这意思是立马要去了?!!

????“现在去?”

????拿着话筒看了看窗外,雪下得很大“明儿个吧,一早直接军里来接人。”

????进屋之后易南风脸上还是沉得能滴出水,先不说麟儿是怎么从“猎人”毕业,单这会儿回来要是去了军里,军里那臭毛病还不得是各种演讲一轮儿一轮儿的过,唱大戏似的在大军区过一遍,完了才开始有得忙了。军报,外交部,杂七杂八的人都涌过来,这一茬完了之后就开始写训练报告,引进先进的训练计划,最后指定委以重任,一连串下来,他能不能见到人还是个未知数,这婚宴啥时候摆更是个不定数,莫怪乎易南风火焰子窜了这么高。

????看着麟儿一口接一口的吃,易南风心里恨恨的骂着麟儿,个死丫头,家里不蹲往外跑,这下跑出这么多事儿,这日子没法过了!!赶紧把人弄出了得,省的见天儿的折磨他。

????“麟儿,咱退下来吧?”

????“退啥。”含糊不清的啃着骨头说了句。

????“咱不当兵了成不?”

????简麟儿咬骨头的动作停了下,不说话,继续吃喝,易南风坐了下来,看这样子他还哪敢说下去,你说受了这么多苦,完了之后再退下来,这怎么说也不是麟儿的脾气,所以易南风默了。

????本就没抱什么希望说了句,见麟儿不说话拒绝了,也就不怎么失望,这姑娘压根就没有个两个人已经扯证儿了的意识,这结婚了,日子可就不能跟以往一样过活了,兴许是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,谁都没意识到或许结婚以后该换换过日子的方法了。可眼前这两人,一个没意识到,而易南风从一开始就是给自己养媳妇儿的过法,就算有了合法媳妇儿,长期以来的想法还是没变,只是心里踏实了些,觉得现在从法律上两个人有名分了。

????盯着窗外乱飘的雪花,易南风出神,特意吩咐人给自己今晚留的位置看来是去不成了,麟儿该好好儿休息了。这人一向强势霸道,杀伐决断,容不得别人违逆,也见不得自己退让,只在麟儿身上一再的不像自己,说出去绝技是没有人相信的。

????两个人有点类似父母和孩子,就算再怎么样,终究是得按着孩子的心意走,哪怕父母觉得孩子走的路有多少岔道多少弯路,总归是拗不过的,这就是真正疼你入骨入心的人。

????吃完饭后,简麟儿自然是上床继续睡觉,易南风在书房忙了一下午,等到华灯初上的时候才想起来要叫醒人吃点。

????正要去拾掇的时候,简政的电话来了,接起电话就是大骂,易南风哪敢说啥,由着老爷子骂,末了一句带着麟儿回来吃饭,易南风摸着鼻子应了。

????进卧室叫了人半天,许是睡得时间过长,麟儿浑身软了,起都起不来……眼皮子也睁不开,嘴里咕哝着“再睡会儿再睡会儿……”卷着被子翻了个身继续睡。

????找了大衣放到床边上看了麟儿睡颜半天,狠了狠心堵上嘴,约莫过了几分钟,脸被一把推开,眼睛睁开了。

????“爷爷要我们过去吃饭。”

????易南风这么一说,简麟儿立马坐了起来,自打回来后还没见过爷爷,刚开始易南风有伤没记起来,等到想起来的时候易南风是各种不让出去不让打电话,于是就罢了。

????翻身下床,赶紧收拾妥当,这会子,两个人坐在简家的沙发上。

????两人一进屋,简政的拐杖先招呼到易南风身上,嘴里还骂着“你敢让麟儿去执行那么危险的任务……”云云,招呼了两下,简麟儿连忙拦住了,易南风的背可不敢再打下去了。

????看麟儿没少一点啥,简政才消了些气,坐在沙发上开始上演经常能看到的那幕。大嫂看麟儿都回来了,知道该是开饭的时间了,几个人移到饭桌上,只是吃饭的时候麟儿的脸色一直很奇怪。

????原是去厨房帮忙端菜的时候,听见大嫂说爷爷听闻自己最后来了那么出,把责任都推到大伯二伯身上,两个年龄加起来超过一百岁的将军,叫简政好一顿家法伺候。

????想象着爷爷打大伯二伯的样子,打了个寒颤,简麟儿埋头吃饭。

????“爷爷,我和麟儿把证儿领了。”

????平地一声雷,简政都呆了,领证儿领证儿,这么轻巧的就说了出来。

????“也就是你们结婚了?”

????“嗯,后儿个打算摆席,今儿准备让我爸过来,但是麟儿接到军里的通知要去报到。”

????一点起伏都没有,易南风说出了这么两句话。

????简政看了看易南风,再看了看自家孙女,心里明白了几分。

????这两个最是闹心的人迟早是要结婚的,当即也不追究这事儿了,自家孙女自己知道,这会子,简政有些同情易南风。

????罢了罢了,麟儿从小身边没个亲近的女性,小了自己抚养,稍大点易南风就领过去娇惯着,这想的少了也不能怪麟儿,也该有个人给提点提点。

????“麟儿,来,爷爷领着你去看好东西。”拉着麟儿的手,简政起身往楼上走。

????易南风眼睛黑黑的坐沙发上,看着爷孙两往楼上走,随后打电话。

????进了书房,简政竟然拿出了好几本影集,翻开一看,独属于那个年代的印迹,黑白纯色的照片,记录着各种岁月的痕迹。

????简麟儿知道影集里出现次数最多的是人是自己都没见过的奶奶,可是这影集她没见过。

????就算隔着时光的记忆,温婉的气质还是从黑白的纸片里跃了出来。

????接下来很长的时间里,简麟儿都沉浸在爷爷有些苍老的声音中,絮絮叨叨的,简政讲着属于他的故事。

????接过影集细细翻着,简麟儿不知道爷爷为啥忽然给自己说这些。

????“乖宝,爷爷最最困难的时候,有你奶奶守着我。”捋着麟儿的头发,简政笑得很温情。

????“你和奶奶感情真好。”

????“乖宝,易家小子这些个年对你怎么样你是极清楚的,以前再怎么任性,我们总归是还没长大呢,现在领了证儿,再怎么不懂事儿,也要懂点儿了,夫妻,夫妻,相扶相持才是夫妻。”

????“爷爷……”糯糯的喊了一声,简麟儿懵懵的。

????“易家小子创的家业,别人几辈子都创不来,搭理这些,劳心劳力。”
(←快捷键) <<>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